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我比姐夫更会玩
我比姐夫更会玩

我比姐夫更会玩

姐姐还会给我撸肉棒吗?我期待着。所以,今晚我没有背对着姐姐。更期待正面的赤裸相对。

  很快,姐姐摸上了我的肩膀,顺势下移抓住了我的手。我可以确定,这时姐姐是醒着的。

  姐姐这次并没有摸我的身体,也没有伸进我的裤裆,而是抓着我的手。姐姐要做什么?要我的手干什么?

  姐姐似乎在犹豫。随后,慢慢的,她拉着我的手,撩开她的睡裙,按在她的下体上。和昨天一样,没有内裤,是空的。似乎姐姐就没有睡觉穿内裤的习惯。

  可能是和姐夫做爱不方便吧。一天不知道要做多少次,脱来脱去多不方便啊。

  姐姐的那里毛茸茸,双腿间已经是湿漉漉的了,把那里的阴毛都打湿了。我忍不住捏了一把,肉嘟嘟,好柔软。

  姐姐转身平躺着,打开双腿,按着我的手指伸进她的肉缝里。热乎乎,湿哒哒,粘粘的,手指上如触电一般。好奇妙,这手感,原来这就是姐姐的小穴,姐夫天天都耕耘不倦的乐土。摸起来,小肉好嫩的样子啊!

  中间的两片应该就是小阴唇了吧,我在姐姐的房门外不止一次的偷窥过。随着姐夫的大鸡巴的抽插,被翻来翻去,怼来怼去。我不自觉的用两根手指夹着一瓣阴唇捏了一下。不想,却引得姐姐一声妩媚动人的娇喘。

  姐姐还真是倔强啊!明明想要的要死,就是拉不下面子,不服软。宁可用亲弟弟的手来解决,也不随随便便和姐夫和好哎!姐姐也真是的,隔壁就有大肉棒可以用,却拽着弟弟的手指来对付。但是呢,姐夫也真是的,天天都要不止一次的插姐姐的小穴,现在也一定很想吧。

  我想此时姐夫一个人在床上也不好受吧。搞不好,一个人默默地在干撸吧。怎么就不能像姐姐道个歉?和自己的老婆道歉很丢脸吗?这一对儿,该怎么说呢!

  他们吵架,冷战,倒是便宜了我,让我摸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姐姐的小穴。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应该,但是,手指怎么能比得过肉棒止渴呢!姐姐呀,你老公的肉棒不想用,这不是还有你弟弟的肉棒嘛!

  姐姐抓着我的手指摸上她肉缝上端的一个小点点,轻柔地绕着圈揉搓着。我很快就摸出来这是什么,是姐姐的小阴蒂。我在A片里看到女人的阴蒂是很敏感的,动情以后,但是刺激小阴蒂就可以让女人高潮,甚至吹潮,就像那天姐夫把姐姐给干尿了一样。

  于是,我就主动动起手来,想着A片里的样子,都弄起姐姐的小阴蒂来。姐姐也感觉到我的手自己动起来了,按着的手便不再用力,任我施为着。我用食指小心的揉搓着,轻轻地,温柔地。阴蒂越来越肿胀,渐渐的露出头来。

  这时,手指在阴蒂上的研磨改为了震动。姐姐的身子一震一震地乱颤起来,舒服地开口浪叫着,声音有些淫荡。

  可能为了回报把她弄得很舒服,也可能是在发骚,姐姐撩起我的睡衣,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,用力的抓住我的肉棒,却又很温柔地在肉棒的龟头、肉茎和阴囊上来回抚摸着。知道我的龟头流出水来,才就这这水的润滑套弄起来。

  我也不甘示弱。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鼓起了勇气,伸着手指,探向姐姐的小肉穴。手指拨开两瓣小阴唇,中指指尖在唇瓣间轻柔地滑动。很快就确定了小穴口的位置,因为那里每次我的手指划过,都会一紧一松的蠕动一下。

  这时,姐姐的呼吸更加急促了,腰肢在蠕动着,臀部和胯间也在不自然的抽动着。我的之间已经对准姐姐的穴口,甚至已经探入一点点,更确切地说,是姐姐的小穴主动叼进去,一下下的在吸吮着我的指尖。

  就在我还犹豫是否真的要插进去的时候,姐姐却突然按着我的手把我的中指压进她的小穴里。

  「啊——好舒服——哦——好爽——」,姐姐拽着我的手抽插起来。

  我的中指就这样,来回进出着姐姐的小穴。中指被姐姐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,好热,好湿,好紧,黏糊糊的,穴内的体液非常的粘稠。

  我突然想到昨天姐姐和姐夫争吵的原因,不正是姐姐月经还没走嘛!这样用我的手抽插合适吗?姐姐阴道里这样的粘稠,搞不好就是月经的分泌物,而不是性爱的粘液。

  既然姐姐已经浪叫出声,我开口问话也就不那么尴尬了。于是,轻声问道:

  「姐姐,你的里面好粘啊!是不是月经还没有走啊?这样能行吗?要不别弄了,姐姐再忍——」我话还没有说完,姐姐转过头来,吻上我的唇,将我要说的话堵了回去。

  「小东西!是不是听姐姐墙根了?」

  我心虚地说:「没——没有啊!」

  姐姐伸手在我的额头一弹,说道:「脸都红成这样了,还说没有!你以为我看见你在门缝里的眼睛?还是不知道门口地上的一摊是什么?」天哪!原来姐姐一直都知道!我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吧!

  「我——我——我——」

  姐姐见我窘迫的样子,扑哧一声笑出声来:「还真是可爱的小处男呢!你还在担心姐姐的月经有没有走好。你姐夫要是像你一样的温柔体贴就好了!放心好了,我的好弟弟!女人月经刚走阴道里就是这样的。」看着姐姐面露微笑,温柔可亲的样子,脑子一热,仗着胆子说道:「姐姐呀!

  弟弟完全能够感受到姐姐的身体尤其是下面的饥渴!就让我来给姐姐解决止痒解渴吧!」说完,我就有些后悔了。无论是姐姐帮我撸肉棒,还是我给姐姐捅小穴,都不算是性交的。只能算是饥渴下的擦边游戏。我这么贸然地提出这样的要求,姐姐会不会生气啊?!我在姐姐小穴里的中指也停了下来。不知道继续抽插还是抽出来好。好尴尬!

  「弟弟,怎么停下来了!就这么急着用你的肉棒插进姐姐的小穴里吗?」说着,牵着我的另一只手把她的睡裙撩得更高。向上,将我的手按在她硕大的乳房上揉搓着,说道:「既然想要帮我解痒,就要做主前戏。弟弟啊!做爱可不是肉棒插小穴那么简单的。」姐姐的声音好放荡,妩媚得就像电视剧里的妓女一样。双手捧着我的脸,主动吻上我的唇。香舌伸进我的嘴里,滑腻腻的,挑弄着我的舌头、牙齿以及嘴唇。

  都弄着,舔舐着,撕咬着。也不知道,是我在满足姐姐,还是姐姐在玩弄着我。

  「小处男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啊!弟弟!好青涩!好有趣啊!我好喜欢!」说完,姐姐继续和我接吻,不仅亲吻我的嘴唇,还亲吻我的脖子、肩膀。甚至把我的耳朵含进嘴里吸吮着、舔舐着,用牙轻咬我的耳唇,伸出小舌往耳孔里钻。搞得我难受得要死,却又隐隐的很舒服,甚至越弄越兴奋。

  「姐姐——姐姐——」,我忘情地叫着,声音颤抖着,既无助又期盼,好矛盾啊!下体越来越兴奋,越来越硬,明明兴奋的要死,缺一点也没有要射的欲望。

  我隐隐地觉得姐姐的小手似乎已经无法满足肉棒的欲望。我需要姐姐的小穴。

  此时,我只剩下欲望。身边的,是姐姐也好,是其他女人也好,只要是女人就好。我现在需要的就是性爱!就是男女的交配!做爱!

  「看你那一副药吃了我的表情!想要了吗?姐姐这也是在亲身教你如何和女孩子做爱啊!不能猴急的。要是弄得不舒服,下次人家女孩子还会和你做吗?是不是啊!」说着,姐姐的小手像壁虎一样在我的身上游走着。指甲故意刮弄着我的小乳头,在我的胸口和小腹间滑来滑去。调弄得我,气息紊乱,爽得胡乱喘息着。上身又麻又痒的,身子乱颤,不知道是在躲避还是在迎合姐姐的手指。

  「想看看姐姐的花心吗?」,姐姐轻咬着我的耳唇说。

  「嗯——想啊——」,我娇喘着回答。

  「来吧!以前在门外面也没少看姐姐的小穴吧!这么近的还是第一次吧。来看看,弟弟的小手把姐姐的小穴弄得都要溶化掉了!」姐姐淫荡的挑逗,不禁让我的心猛地一震雀跃。赶忙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。起身,照向姐姐的下体。

  姐姐脱掉身上的睡裙赤裸着,大大地张开双腿成M形,让我尽情地观赏。我不知道姐姐今天为什么这么大胆,这么放荡,但是,这对我来说,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我不能退缩。机会稍纵即逝。

  姐姐的阴毛好黑好浓密。小阴蒂,红红的,有小黄豆粒大小,羞答答地探出头来。小阴唇就想一对儿蝴蝶的翅膀,好美。整个阴部都红彤彤的,甚是鲜艳。

  我俯下身子,想要舔一口姐姐小穴上的花蜜,却被姐姐拦住了。

  姐姐说:「姐姐月经刚走,做爱是没有问题的。但是味道还很难闻。真的不行。」不能舔!我有些失望。索性,将食指插进姐姐的小穴里,快速地抽插起来。

  并且食指扣上姐姐的淫荡,随着抽插震动研磨着。

  「啊——好棒啊——爽——爽死了——弟弟——好弟弟——」,姐姐叫嚷着,双手握上自己的双乳,胡乱的抓捏着。

  这样快速的抽插实在坚持不了多久,一会儿便手臂酸麻的受不了了。我停下来,对姐姐说:「姐姐!我的手没劲了!可以用我的肉棒代替吗?可以吗?」姐姐拼命地点头,说道:「快——快——我要——什么都好——快——插我——干我——」我就等姐姐的首肯了!听着姐姐如此急迫的恳求,那还不立即满足我淫荡的姐姐。我提着肉棒趴在姐姐身上,寻找小穴的位置。自以为找准了位置,却插不进去。硬邦邦的肉棒只是在姐姐的肉缝里乱怼。

  最后,还是姐姐等不及了,抓着我的肉棒放在她的小穴口上。我屁股一沉,「扑哧」一声插入了姐姐淫荡的小穴。我来不及细细品味感受,下体就不由自主的抽插起来。做爱这是还真是不用教啊,自评身体的本能就行了。

  「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」,我在姐姐灼热的小穴里策马驰骋着。下体的舒爽是自慰所无法比拟的。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姐姐窄紧的小穴让我欲罢不能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好棒——弟弟——用力——对——就是这样——啊——」,姐姐销魂的浪叫着。双手胡乱地在我的后背上抓着。指甲在我的背部一条条的划着,火辣辣的,有些疼。但是,令我更加兴奋了!这就是与女人疯狂的性爱吗?!

  好刺激!好野性!

  我问:「姐姐!现在这样插着还舒服吗?我要全部插进去了!没有问题吧?」姐姐有些惊讶:「你没有都插进来吗?我感觉已经顶到最里面了!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。」我无奈的说:「姐姐在给我套弄的时候,就没有发现吗?我的肉棒虽然没有姐夫的粗壮,但是却比姐夫的要长一些。」姐姐点点头道:「确实!你这么一说我才注意,给你弄的时候手臂摆动的要更大些。慢慢插进来吧。不要把姐姐的小穴插坏了就好。」我说:「知道了!我会小心的。」姐姐浪声说道:「让姐姐尝尝弟弟更长的大肉棒是什么滋味吧!」我挺起身子,利用身体的重量把最后一段小心用力地往里怼。每抽插一次就往里多插入一些。慢慢的我的整个肉棒都插进姐姐的小穴里了。

  我的龟头偶尔会碰到小穴里一个类似小嘴的动作,他会吸上我的龟头,抽出时,会感觉有啪的一下,好奇妙啊!

  看着身下的姐姐被我干得双眼迷离,如坠雨雾之中一般,欲仙欲死。作为男人的自尊瞬间爆棚。

  随着我越来越狂猛的抽插,姐姐小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,湿哒哒的,弄湿了我的阴囊和阴毛。肉体的撞击也将淫水喷溅得到处都是。星星点点的,我的肚子上,姐姐的屁股上,到处都是,黏糊糊的。

  「好美啊——我好爽——弟弟——你好会干啊——」,姐姐淫浪的叫着,双手抱着我的头,疯狂的吻着。更确切地说,是在啃咬我的嘴唇。

  我知道,姐姐这近乎疯狂的举动,正说明他要高潮了。我故意在抽出时,把整个阴茎除了龟头都抽出来,再快速迅猛地插进去。这样,就很容易再碰到姐姐阴道里的那个小嘴,顶着它,龟头被他吸住,再「嘭」的一下拔开。好舒服!好奇妙的感觉!

  我反复这样十几次,姐姐的身子仿佛被电击了一般,颤抖起来。嘴巴张的大大,喘息着,蠕动着,似乎在说着什么,却又没有发出任何能听清的声音。

  「啊——弟弟啊——你的肉棒——太厉害了——我要死掉了——」,姐姐声嘶力竭的叫着,「啊——啊——用力——快——啊——」我被姐姐最后那歇斯底里的淫叫吓了一跳!但是,我更加卖力的干着姐姐。

  因为,我知道,姐姐的高潮到了。被我的大肉棒干上了天。

  这时,我感觉自己也到了,对姐姐说:「我可以射在里面吗?」但是,姐姐此时正处于性欲的巅峰,胡乱的叫着:「不要问我。随便!你想射哪里射哪里!小嘴,小穴,乳房,随意啦!」我想了想,这是我的破处性爱,当然要做的完美。最正宗的做法,还是中出——射在姐姐的小穴里。

  拿定主意,我开始挺着腰奋力抽插起来,为了中出而冲刺。

  「啊——我要射了——射进姐姐的小穴里——啊——」我的肉棒一阵挺动,把我的处男第一炮精液深深地射进姐姐的小穴里。

  「嗯——哦——好热啊——弟弟的精液好热——烫得姐姐的小穴好舒服——」,姐姐高潮过后,慵懒地呻吟着。

  我舒爽地躺在姐姐身上。直到肉棒绵软而被挤出姐姐的小穴。姐姐一把推开我,捂着下体,向卫生间跑去。

  我看见,姐姐的指缝间,滴滴答答的,流着我白浊的精液。

  这个赤裸着胯间滴着亲弟弟精液的姐姐的背影,我好喜欢!

  第二天,我搂着赤裸的姐姐醒来。翻身压上姐姐的身子,来一发起床前的晨炮!这样的生活好美!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【完】